S__75243525

自從懷孕並且拿到媽媽手冊後,每天我發呆時最常思考的一個問題,

就是雙胞胎要取什麼小名,在孕期12週時例行產檢時,

婦產科醫生就很自然地說:「大的這個寶寶有小弟弟喔,小的寶寶這是妹妹」

讓我完全措手不及,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被告知雙胞胎的性別。

產檢完很高興地跟老公分享產檢時錄的影片,很開心是龍鳳胎,因為一男一女各一個,不會有誰誰長輩比較喜歡男孩,誰誰誰比較喜歡女孩,這些惱人的問題。

跟身旁的親朋好友報告這個好消息後,跟一位前輩說了取小名煩惱,前輩二話不說,幫雙胞胎賜了小名,因為我想了一個多月,總是想不出滿意的小名。

前輩說:「男孩:亮亮、女孩:樂樂」「男孩:希望他能前途明亮,希望他能照亮他人。女孩:只希望她能快樂。」

我和老公一聽就很喜歡前輩取的小名,既有意義又好聽好記。附上雙胞胎12週小小的超音波照片。

 

S__75243527

亮亮大約12週的超音波超片

 

同一天照的超音波,樂樂卻是只有11週大小

 

在七月底的某一天平日,很平常的一個晚上,

因為一個小插曲,使得我老公跟他家人吵了一大架,起因當然是我,雖然後來說開了,中間的溝通過程非常激烈(就是我說的大吵一架),但還是影響了我這個孕婦的情緒跟心情。很為自己感到委屈,我老公是神隊友,第一時間為我抱不平,我以為事情過了,我也就釋懷了,但當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(平常我很少做夢的)。

 

夢中的我,孩子已經生出來了,但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亮亮(哥哥)生出來,樂樂(妹妹)沒生出來,印象中好像還在肚子裡,那時候夢中的我沒有感覺到驚恐(對於樂樂沒出生這件事),
因為懷孕初期就知道兩個寶寶週數差了一週,夢中的我一直以為是樂樂還沒發育完全,所以還在我的肚子裡還沒生出來,到夢醒了我也這樣堅信著,也不把這個夢當一回事。

 

就這樣過了幾天,我怕時間久了我會忘了這個夢,於是我鼓起勇氣跟老公說:「我前幾天做了一個夢,但我覺得你會覺得很可怕,你要聽嗎?」就把這個夢跟他說了一遍。

老公一聽完,整個人反應超大,立馬說:「要不要立馬換一家醫院做產檢,也許樂樂真的有問題也說不一定。」

儘管我心中想:「有這麼嚴重嗎?」

為了保險起見,也給彼此一個安心,

於是我預約了中國醫的婦產科,但中國醫的醫生這麼多,要看哪一個醫生比較好?網路上爬文,網友各有擁護及支持的醫生,一時間不知道選哪一個。

剛好想起在之前聊天的時候朋友說,她六年前要生寶寶的時候,因為有一些問題,她產檢的新亞東醫院無法處理,緊急將她轉診到中國醫的「何銘醫生」,她說當時何銘醫生很厲害也很專業,將棘手的問題處理得非常好,所以後來的兩胎也都在中國醫給何銘醫生產檢跟接生。

 

於是我二話不說,立刻掛了何銘醫生的診。

 

110/08/04

終於到了看診當天,何銘醫生人很親切也很細心地照超音波,

他問我:「今天有什麼問題嗎?」

我答:「我懷了雙胞胎,之前都在家附近的婦產科診所產檢,但家人們覺得懷雙胞胎要到大醫院產檢會比較保險,所以我就來了!」

何銘:「好,先照超音波」

醫生例行性照超音波量了雙胞胎的身長,頭長,心臟等。

 

在照超音波的時候,醫生就一直嘆氣...

何銘:「唉~雙胞胎兩個週數相差有點大,差一週多快兩週了,大的寶寶15週左右,現在才懷孕初期,有可能未來週數會越差越多,當然也有可能不會」

我:「最一開始胚胎受精時,兩個寶寶就相差一週了,可能是不同時間受精,所以現在差一週多應該還算正常的吧!」
何銘:「在醫學上不同時期受精幾乎是不可能,因為一旦有一個卵子受精,子宮就會觸發防護機制,不讓其他異物(精子)進入」

何銘:「唉~現在我擔心的是,寶寶現在才15週,兩個寶寶週數就差到快兩週了,代表整個孕期到最後,可能會越差越多,甚至是小的寶寶有可能自己胎停,現在懷孕初期就有這麼明顯的發育遲緩,造成的原因不知道,可能是胎盤太小,吸收到的養分比較少,造成發育比較慢,也有可能是因為小的寶寶染色體(基因)異常,所以造成她發育遲緩,都有可能,要持續觀察跟追蹤」

我:「那醫生您的建議是多久回來產檢比較妥當呢?」

何銘:「目前建議是兩週產檢一次,密切觀察小的寶寶發育情形」

我:「好!」

於是我預約了兩週後((8/18)的中國醫產檢。

我們問了何銘醫生很多關於樂樂的問題,但醫生說:「現在一切不要想太多,等事情真正發生了之後再煩惱,現在想都是徒增煩惱!」

下方是中國醫產檢照的超音波照片,是熱感應紙照片,感覺寶寶的輪廓比較不清楚

 


8/4中國醫看診結束,我跟老公認真地討論,因為這是他第一次陪我產檢及聽醫生的建議,之前的正馨婦產科對於防疫比較嚴謹,只許孕婦一人進診間產檢(連老公都不許進入)!

 

我發表我對於兩個醫生的產檢意見跟感受

正馨的院長,充滿樂觀,目前的產檢都說:「寶寶們發育得不錯,都有正常發展,心跳也很正常!」

中國醫何銘醫生,一開始就先把最壞可能會發生的情形跟我們說,比較是消極,但很謹慎跟細心。

我和老公無法當下決定要給哪一個醫生做產檢直到生產,於是打算在兩個醫院在各產檢一次,看醫生的專業跟細心程度,再決定要在哪裡產檢。

 

在中國醫產檢結束的當天晚上,我又夢到了我生完孩子了,夢裡亮亮跟樂樂我都生下來了,但亮亮一溜煙就衝出去玩了,完全沒抱在手上也沒看到人,但確定是有生下來。而樂樂則是我一生下來就抱在懷裡,樂樂全身光溜溜的,我緊緊地抱著她,慢慢走樓梯,印象很深刻的就是樂樂尿尿了,尿在我身上,但因為她什麼都沒穿,所以我想找地方幫我幫她洗屁屁,結果...我就醒了!

隔天一早,我跟老公說我又做了關於雙胞胎的夢,說完了昨晚的夢後,我只問了一句:「這樣代表樂樂未來也會生下來吧?」我們兩個都沈默了,因為不到最後真正分娩,誰也不知道中間會不會有什麼我們無法控制的事...

 

我做了兩個關於雙胞胎的夢,不知道是不是胎夢,但我知道孕婦的心情要保持愉悅,不要煩惱太多,不要自己鑽牛角尖,否則會做惡夢。

我也以為我個性樂觀,凡事看很開,但沒想到與家人的吵架會影響到我晚上的睡眠。

現在只期許亮亮跟樂樂可以平安健康呀!

 

再過一個多禮拜(8/13)就是例行到正馨婦產科產檢,然後再過五天(8/18)就是到中國醫的產檢,
因為兩家醫院的產檢時間很相近,寶寶的週數也差不會太多,我覺得是一個很好判斷,哪一個婦產科醫生最適合我跟我的寶寶們。

 

 

    嘎慧耍廢生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